拓商网 » 资讯 » 科技 » 正文

有大神无流量,火爆的《舞蹈风暴》能制造出大众偶像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brand  日期:2019-11-16  热度:39
导读:2018年舞蹈类演出的场次、年收入及同比增长情况,都显著市场低于话剧和音乐剧演出,但其增幅在30%左右。收视火爆的《舞蹈风暴》能带来改变吗?

《舞蹈风暴》节目组用时一年,从专业艺术院校、院团、舞蹈工作室,近6000组不同风格的舞者中,最终36组进入电视甄选

舞蹈可以像电影一样火爆吗?能让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观看吗?

看着多位圈内“大神级”舞蹈演员在《舞蹈风暴》绝美的“风暴时刻”,坐在后台的女子舞团HelloDance不禁感叹:“会的,应该会有那么一天的。”

这正是《舞蹈风暴》主创团队的初衷,希望通过湖南卫视与综艺节目的影响力,能够让更多人看到舞蹈本身的魅力。“现在话剧起来了,音乐剧歌剧也被带火了,但舞剧依然比较低迷。如果没有市场的反哺,人才很难出来,这个行业就会有慢慢萎缩的迹象。”

相较于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影视产业,身处改制深水区的舞蹈行业商业化还在孵化中,但观众对于舞蹈文化的需求却是迫切的。诸多研究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年收入超过2.4万美元的家庭将超过1亿,中产阶层对旅游休闲化诉求较高。而与舞蹈关联性较强的演艺产业在文化细分领域十分抢眼,不过舞剧要形成较大的市场,还需要现象级内容以及超级舞蹈明星的出现。

将舞蹈推向市场

11月9日,第六期《舞蹈风暴》播出当晚,双域同时段排名上星综合组第一,全国城域份额4.2%,全国网份额4.79%,是当晚市场上双域份额最高的省级卫视节目。

从这一点而言,《舞蹈风暴》算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传播作用,他们努力将舞蹈从专业领域推向市场。

作为艺术门类中最艰苦的一行,舞蹈因其专业水准造成受众面偏窄,如此,相较于歌唱节目,舞蹈节目是存在一定观赏门槛的。《舞蹈风暴》的出炉同样面临这一现实,主创团队在拿出样片后,播出平台才决定上马。

近几年,素人参加的舞蹈综艺要想打造舞蹈偶像并不容易,第一期节目中,“风暴见证官”之一扬扬说:“我想告诉所有年轻人,在你们的偶像名单里面,从此要出现舞者的名字。”

这些舞者会从《舞蹈风暴》中诞生吗?

“我们这档节目怎样才能制造出一个真正的舞蹈偶像?我认为不是硬把观众不喜欢的东西推出去,而是看大众对谁的舞蹈感兴趣,对哪个人的人物魅力感兴趣,最后综合选出一个舞蹈偶像。”主创团队曾表示。

《舞蹈风暴》舞者张艺凡就读于北京舞蹈学院,在最近热播的影片《少年的你》中有参演

造就一个舞蹈偶像,势必是专业性与偶像元素的综合体现。

节目组用时一年,从专业艺术院校、院团、舞蹈工作室,近6000组不同风格的舞者中,选拔面试出50组高手,最终36组进入电视甄选。

这些选手都是各自舞种的翘楚,每一组都拿奖拿到手软,但只有部分选手在市场上具有一定影响力,比如张艺谋导演舞台剧《对话·寓言2047》的女主角胡婕、与杨洋并称“军艺双子星”的刘迦、中国体育舞蹈国家队的拉丁舞舞者庄婷和侯垚等。

此次评委中,有担任过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创意策划和《画卷》篇编导的编舞家沈伟、中央戏剧学院舞剧系主任沈培艺、资深舞蹈电视节目制作人扬扬,还有观众缘不错的演员彭昱畅和音乐才子刘宪华,主持人何炅则作为风暴伙伴更多在后台与选手沟通交流。

《舞蹈风暴》用一些数字来表现专业性,尤其是通过一分钟的舞台展示以及节目现场设置的128台摄像机对舞蹈表演进行360度实时观测,将舞者着力最重的精彩瞬间转化为“舞蹈风暴”,并以相对专业的评判引导观众欣赏,作为评选晋级的标准之一。

就如跳水中的“压水花”,观众不太懂评判标准,但从水花的大小可见选手的技术含量。如此,“风暴时刻”就是舞蹈表演的“压水花”,这一瞬间可以看到选手对细节的反复打磨、训练汗水的挥洒如雨以及自我质疑后的涅槃重生。

“风暴时刻”从开播就成为最大亮点,当完美的脚背弧度、托举到位的配合、腾空整齐划一的“风暴时刻”出现时,对舞蹈技术并不熟悉的观众虽然只能发出“美”、“惊艳”等简单的评价,但正是这样的感慨将“李响”、“张翰”、“刘迦”等舞蹈选手陆续推向热搜。

舞蹈偶像IP稀缺

“从颜值、身材、专业性,一些选手登上热搜是必然,但总觉得他们要成为明星偶像,还是差那么一口气。”关注国内诸多综艺节目的一传媒平台负责人凌平认为,原因可追溯至舞蹈与舞剧市场发展本身。

近几年,舞蹈类综艺并不少。比如,明星参加的《舞林大会》,连续制作5季,表现也不俗。2018年的《这!就是街舞》与《热血街舞团》则让更多人看到小众舞蹈类型综艺在市场的突破性。

“明星式展现舞蹈到星素结合,到小众专业化,垂直细分领域的创作在填补市场空白,但舞剧市场发展还是比较缓慢的。”凌平认为。

2018年的《这!就是街舞》与《热血街舞团》让更多人看到小众舞蹈类型综艺在市场的突破性

独立舞者胡沈员在节目中表示:“在很多世界各地的艺术节上,票房都是提前一个月售罄,但回到国内演出,在提前半年开始宣传的情况下,演出当天也没有太多的观众。”

与工业生产相似之处是,舞蹈也有生产业、传播业与经营业,核心就是为舞蹈创作或者开展舞蹈活动寻找有天赋的舞蹈演员,突破原有的舞蹈艺术,创造出新的舞蹈以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与工业生产不同的是,舞蹈传播业的主要作用是将舞蹈演员创作的新型舞蹈进行传播,提高新舞蹈的知名度,这一点,包括《舞蹈风暴》在内的综艺节目都起到作用,但它与生产、经营链条并没有衔接起来。

目前,市场上鲜有独立IP的舞蹈偶像,除了杨丽萍等极个别舞者(院团)外,更多舞者还是以体制内院团为主。舞蹈剧场演出市场更是不尽如人意,以较为活跃的北京市场为例,舞蹈演出全年场次与票房都不及音乐类演出,产生的票房差距在10倍左右。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舞蹈类演出的场次、年收入及同比增长情况,都要低于话剧和音乐剧演出。

值得注意的是,舞蹈演出的增幅却很高,增幅在30%左右,如此,《舞蹈风暴》想出圈还有一丝希望。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浏览头条
推荐资讯
媒体合作
点击排行
 
浮动图层,默认隐藏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皖ICP备09876321号
tuos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