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商网 » 资讯 » 营销 » 正文

新西少创始人宋鑫: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brand  日期:2015-03-07  热度:380
导读:  正月初四,就在大家还在欢度春节时,我已经回到北京开工了。打开新西少国贸店的门,挨个擦拭店里的器物


  正月初四,就在大家还在欢度春节时,我已经回到北京开工了。打开新西少国贸店的门,挨个擦拭店里的器物,接着测试新的肉夹馍食材,幸福的感觉来得畅快淋漓。没错,我就想做个头脑简单的厨子,享受那种与各种食材谈恋爱的感觉。

  在动辄就要改变世界、吹牛不打草稿的创业界,做个头脑简单的厨子,这种说法无疑会让人鄙视。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创业还真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世界改变。漂在北京城,有多少人身不由己,又有多少人在随波逐流?就连做自己也变得日益艰难,创个业也非得吹牛说谎。够了!凭什么别人在装,我就要装?

  简单地说,我就是个卖肉夹馍的,我的店叫新西少。2014年9月,我从高中同学那里借到40万元,在建外SOHO东区3号楼开了第一家店。仅仅两个月,新西少就拿到洪泰基金数百万元天使投资,创下互联网餐饮最快融资纪录。在此期间,我们研发出中国首款爽嫩鱼肉夹馍、北京的首款鸡肉夹馍、还原了逍遥胡辣汤、成功入选《舌尖上的中国II》线下体验店,成为全国唯一获“舌尖”推荐的互联网餐饮品牌。

  在隔板间的床上彻夜难眠,我还想创业

  2015年是我北漂的第五年,我28岁。两年前,我干了件“大事”——和两位校友一起创业。如今那个项目的名字,仍和我有着甩不脱的关系,叫西少爷肉夹馍。似乎一夜之间,那个项目就火了,我们也出名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们也知道。那天,被连夜“请”出公司宿舍后,我在街头整整流落了一个晚上。在身无分文地离开后,我尽力让自己显得潇洒一点,装得看上去很好的样子。但再装也改变不了口袋里没多少钱的事实,我租了一个几平方米的隔板间,装得下简单的行李和自己。然后我开始没日没夜地躺着,自暴自弃,看起来是主动的,但其实没有选择。

  重新去找工作?那么这些事情,怎么才能解释得清楚呢?我开始思考各种各样的理由,但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又怎么能对别人开口?说到底还是不甘心吧,毕竟两年的付出,熬过了多个项目失败,当成功就在眼前时,却要被生生抹平,怎么能甘心?

  然而,面对现实又是何等艰难。最终,我接受了这个几平方米的小屋子,做了几个还算平静的梦,很快又开始整夜难眠,通宵通宵地抽烟。父亲被惊动了,奶奶也从西安来到了北京,她希望我能回老家,重新回到设计院上班,安安稳稳地过生活。夜里,我睁着眼睛,最终发现,自己还是想创业,虽然我以前从不相信创业竟然能让人如此上瘾。

  我真的就在夜里坐起来了,突然发现下定决心之后一切都不难,不过是自己最熟悉的事情罢了,两年的积累让我清楚地知道,现在需要做些什么。我打开灯,列了一份名单,第二天就开始打电话。首先开口向朋友借钱,在高中同学那里借到40万元。

  然后我开始寻找机构投资,前前后后找了15家风投。绝大多数投资人,在得知我离开西少爷后,就变得不耐烦,我从不知道自己一个工科男也能如此侃侃而谈,被拒绝后还能礼貌地说一句“不好意思,耽误您时间了”。有次排队去见投资人,坐在他们公司的会议室等待被召唤,由于连续熬夜,我竟然在等候的时候睡着了,结果被他的秘书摇醒。

  很幸运,洪泰基金和我们签了投资协议,但我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因为资金还没有到账。此时最稳妥的办法应该就是等待了,但我不想等,时间太宝贵了,必须着手开店,于是用了向同学借的那笔钱。我不知道当时怎么有把握敢借这么多钱,在此之前我借过最多的一次是2万元。我心底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可以重头来过,一定还得起这笔钱。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浏览头条
推荐资讯
媒体合作
点击排行
 
浮动图层,默认隐藏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皖ICP备09876321号
tuos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