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商网 » 资讯 » 行业 » 正文

百年小院“重生”为社区图书馆,欧宁从碧山到广仁的改造之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brand  日期:2017-08-04  热度:1196
导读:出版人欧宁2016年2月离开安徽黟县碧山村,之后一年多,他没有在公共视野抛头露面。近日他重新开始在媒体曝光,是因为位于山东烟台的新项目“广仁计划”。“芝罘学馆”是系列工作中的重头戏,这个书店文化类建筑,又是在海边,完美贴合。

由众建筑设计搭建,在滨海广场的大型试验建筑供图/直向建筑

烟台滨海远景,当中一幢洋房便是计划改建的芝罘学馆

出版人欧宁2016年2月离开安徽黟县碧山村,之后一年多,他没有在公共视野抛头露面。这段时间,他去了纽约,在哥伦比亚大学建筑、规划与保护研究生学院当客座教授。日常教书、写作,当然也不忘继续研究自己从很早以前就关注的课题。

近日他重新开始在媒体曝光,是因为位于山东烟台的新项目“广仁计划”。

“最开始他们找到我,想做个书店。”作为广仁艺术区总策划及学术总监,他在接受专访时说,后来事情越搞越大,从建筑改造做书店发展成预计会遍布烟台的城市更新综合计划。

联合发起方华纳轲公司和中国创源公司,都是烟台市芝罘区广仁路历史街区的物业经营主体。近两年来,这片临海街区中40余座历史建筑上一轮的租约陆续到期,于是刚好可以重新对其进行历史梳理与招商规划。

芝罘学馆

“芝罘学馆”是系列工作中的重头戏。欧宁邀请建筑师董功来负责改建工程,觉得他是“不二之选”。因为董功及其事务所“直向建筑”2014年在南戴河设计建造的“三联海边图书馆”,在发布之后引发关注热潮。而在此前后许多项目中,他们也有许多成功的改造实践。这次既是书店文化类建筑,又是在海边,完美贴合。

欧宁介绍,当建筑空间完成之后,不仅仅将担任书店职能,还会有一年200场文教活动。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内容将会是由他根据多年研究而设计出来的儿童课程。

“去年在哥大教书让我对教育产生很大兴趣,在芝罘学馆这边可能会设计些课程,变成像是小学校的样子。”他说,“我不太喜欢美术馆里所谓的‘公共教育’。学馆的课程会比较多元,综合西方的’去学校化’理念、在家教育理念、平民教育以及教育家汪达之曾经实践过的教育方法。”

目前,即将变成芝罘学馆的原址上还是前一任租户改造过的酒吧餐厅模样。民国时期的砖石洋楼,被粗暴地笼罩在四四方方的玻璃盒子里,在海边散步的游人、市民几乎不会特别留意到这座建筑,也不会在此停留。如果直向建筑的设计方案通过审批,那么预期可以在2018年末或2019年完成改建,“希望它是一个有事件性的设计,不是简单的空间营造,所以我们希望把社会上的各种能量能集中在一起。”董功在活动讲座中这样说。

芝罘学馆和周遭“广仁艺术区”的落成指日可待,在此之前,需要先发出点声音作为序曲。于是就有了近日随着整个计划而揭幕的“所城里社区图书馆”以及大型实验建筑“广仁众空间”。

“对我来讲,其实早先的‘广仁计划’少了一点挑战,所以才有了所城里社区图书馆。在滨海光秃秃的地方做东西,只能为它带来人气,顶多让大家来休闲、散散步,缺少居民,其实工作本身就不够丰富。”欧宁说,“我更喜欢所城里社区,后面有复杂的利益关系,在这里工作的挑战蛮大的。”

改造之前的所城里社区图书馆,张家祠堂后院供图/直向建筑

改建好的所城里社区图书馆供图/直向建筑

活化历史街区

“所城里”是烟台市最古老的中心历史街区,距离广仁路海滨只有几公里,是目前国内保存较完整的明代海防遗址之一。朱元璋为防卫倭寇而在此设立守御千户所,在那之后还要过400年才有烟台开埠。在周围高楼林立的市中心,陡然出现这么大片的平房胡同,不明真相的路人很容易因那破旧而误以为是贫民区。

在胜利路对面,可以通过五星酒店26楼的落地玻璃窗清楚地俯瞰整片老城。横平竖直的胡同肌理,顺着某条路走能找到张家祠堂的后院——现在已经被租赁下来,由建筑师董功和他的事务所改造成为“所城里社区图书馆”。

欧宁将其设定为芝罘学馆的先行派出机构,它既是一个地方研究和知识分享的站点,也是服务社区的公益平台。图书馆占地323平方米,东、西、北三侧平房与祠堂大厅北墙围合成一个院落,内置一个新的回廊结构连接不同空间。

除了藏书之外,还将长期在社区内开展口述史记录工作,并且举办各种讲座活动。面对社区居民和游客开放。“通常我们看到在大学里的图书馆基本都是服务于特权阶层或知识分子,在所城里建立图书馆就是为了让图书馆社会化、公共化。”他说。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所城里社区图书馆又承接了欧宁在过去近15年里的主要工作脉络。

2003年,他和艺术家曹斐共同合作,在广州的城中村进行调研采访,拍摄纪录片《三元里》,然后参加了第50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2005年,他又受邀前往北京前门大栅栏地区,在奥运会大拆大建的改造工程开始之前,对这片衰落的老城区进行细致的调研工作。2011年,他在安徽碧山买了房子,举家搬迁,开始长达五年的乡村实践。

所以对他来说,旧城改造和乡村建设都各有经验和教训,有了这些做铺垫,烟台所城里的项目显得水到渠成。

“这个图书馆的计划其实是一个活化历史街区的项目,和广州三元里、北京大栅栏都有相像之处,就是对城市里面的老城区,应该怎么样唤醒它,怎么样利用历史人文激活它,把它变成这样一个地方,在这里,市民可以自由使用空间,建立他们的集体记忆,寻找他们的历史,发展他们的生活。”他对记者说。

与所城里图书馆共同揭幕的,还有位于未来“广仁艺术区”所在滨海广场上的大型建筑装置“广仁众空间”。创作者“众建筑”是一个小型建筑设计事务所,在大栅栏城市更新项目中用独创设计“内盒院”,简单巧妙地解决了北方破旧胡同改造的难题,因此而声名大噪。他们在这里搭建了建筑装置,并在其中做了个七年工作实践的回顾展。

欧宁出任山东烟台广仁艺术区总策划和学术总监。 供图/广仁计划 摄影师 朱锐

DIALOGUE/对话

城乡问题切不断

芝罘学馆的名字是怎么来的,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

欧宁:“芝罘”这两个字只有烟台才有,很难念,独特性、地方性非常好。如果将来可以开设第二家也还是叫做芝罘学馆,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从山东来的。芝罘学馆因为涉及历史建筑改建,需要报备审批,现在已经到第三稿,通过才敢动工。运营方面的事情也都需要提前全部规划好,包括日常管理和商业运作。其实这就是想成为在本土创新培育出来的书店品牌。

在广仁计划中,所城里图书馆涉及你曾经关注过的老城改造问题,它与之前乡村建设所得到的经验实践又有怎样的关系?

欧宁:以我自己的路径来说,先做城市研究,2003到2005年跑广州城中村、北京的老城区,在城市的时候发现了许多农村的问题。那里主要是农民工进城务工住的地方,他们为什么跑到城里来?是因为乡村不行了。所以才想到去碧山关注乡村。两者很难分开,互相牵连。城市集中太多资源,抽干农村,而农村发展不好又会给城市带来很多问题。城乡问题是切不断的。

当年你在北京大栅栏地区做了什么工作,你认为现在那边的发展如何?

欧宁:在北京做项目一年,我对那个地区刨根问底,每周去两三天,拿摄影机采访人,找各种历史文献,工作方法有点像是在广州三元里的研究,用影像和学术调研方法,最后的结果是一部纪录片。我这个工作为后来的大栅栏更新计划提供很多背景资料,开始也想找我加入,但那时候我已经在碧山了。那边大部分工作都还是非常好,改变以前大拆大建的模式,以渐进式、节点式推进,在过程中照顾到每个方面的利益。我在哥大讲课时都还在说这个案例。建筑师张珂改造的“微杂院”,众建筑的“内盒院”,都是成功的。但是现在可能开始出现很多商业的野心。去年我还请大栅栏项目的负责人贾蓉来烟台,谈管理项目的经验。

我在2014年去碧山采访你的时候,你表达了对乡村“士绅化”“贵族化”的担忧,这个问题在烟台的广仁计划里会出现吗?

欧宁:其实广仁街区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在开始我们的计划之前,那边就已经被拆得干干净净。滨海广场原来有丰富的平民建筑肌理,十年前还住了很多人,为了修这个广场已经完成一轮搬迁。现在只剩下四十几栋民国建筑,很多人在那边开餐厅、美术馆。政府事先解决了居民的利益问题,这里是一块“熟地”。其实烟台需要一个定位高端的文化场所。

所城里相对更平民化些,可是也不存在士绅化问题,这两年胡同周围就自发出现了很多小店,讲究招牌设计、店面装修也都很小资,啤酒屋、咖啡馆、餐厅。比如花店叫“植物图书馆”,吃私房菜的餐厅叫“小麦的鱼”。其实这里的人已经挺时髦的了。

未来的芝罘学馆建成之后,它又美又在海边,会不会像南戴河三联海边图书馆那样又成为一个“网红”拍照的旅游胜地?

欧宁:将来肯定免不了会这样,现在的设计就会导致最后的结果。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做社区图书馆,派出到城市角落,可以减弱这个情况。另外也要通过一年200场的教育文化活动来弱化,把知识生活不仅仅停留在门面上。不过,其实成为旅游景点是政府、资本都很喜欢的事情。

你经过这么多年在不同地区的工作,2017年在这样一个城市做这些事情,是不是更加容易?

欧宁:我不知道。我做事情会先对社会趋向做一个判断,嗅出趋向之后建构知识储备,然后再着手去做些事情。一切都还要等芝罘学馆做成才能慢慢丰满起来。(本文供图:广仁计划,摄影师:朱锐,部分供图:直向建筑)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浏览头条
推荐资讯
媒体合作
点击排行
 
浮动图层,默认隐藏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皖ICP备09876321号
tuoshang